欢迎您!来到“贵阳市工商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官网

留言咨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搜索
搜索

专题报道

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电话: 0851-86816271

传真:0851-86816272

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贵州金融城1期MIX13栋4楼

/
/
/
市工商投资集团“老字号老品牌”系列之二 贵阳新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市工商投资集团“老字号老品牌”系列之二 贵阳新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 分类:老字号、老品牌
  • 作者:
  • 来源:综合办公室
  • 发布时间:2020-12-10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市工商投资集团“老字号老品牌”系列之二 贵阳新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概要描述】

  • 分类:老字号、老品牌
  • 作者:
  • 来源:综合办公室
  • 发布时间:2020-12-10 15:15
  • 访问量:0
详情

市工商投资集团“老字号老品牌”系列之二

贵阳新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上世纪60代初,国家基于对国际形势的估计和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作出了“调整沿海,集中力量建设内地”的重大战略决策,这项重大战略决策的实施,掀起了波澜壮阔的“三线建设”。新天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诞生。

建国初期,国家的许多重大项目因中苏友好由苏联援建,但也因中苏交恶,苏联撤走专家致使许多援建项目停止。潜艇潜望镜项目就是其中的一项,苏联专家撤走以后,剩下的只是一堆未经翻译的图纸。

国家把继续研制潜望镜的任务(代号803工程)交给了上海光学仪器厂。而上光厂缺乏适合803产品装校、试验的场地和设备。根据三线建设的战略部署,第一机械工业部决定803工程转到内地建设,1964年7月起到四川、贵州等地选择厂址,最后选定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新添寨原贵阳市初级党校校址,建立803工程与计量光学仪器生产基地。

1965年1月,国家一机部下文确定,将上海光学仪器厂一分为二,部分设备和人员内迁,在贵阳组建“新添光学仪器厂”,研制生产海军潜艇潜望镜的803工程迁往贵阳。1965年5月,803工程及新光厂基建破土动工,新天创业从此正式起航!

按照内迁计划,除803工程外,内迁产品还有7种计量光学仪器,要求当年内迁,当年投产。803工程于1966年7月正式投产,11月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台海军潜望镜在新天诞生,并于1967年8月在海军基地成功进行装艇实验,结束了中国不能生产潜望镜的历史。60年代,研制成功包括指挥潜望镜和对空导航潜望镜, 70年代又研制成功导弹核潜艇对空导航潜望镜,装备了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受到了一机部通令表彰和嘉奖,为国防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同时投入建设的光学式万能工具显微镜、大型工具显微镜、万能测长仪在新天开始生产。1968年,第一机械工业部确定继续由上海光学仪器厂在贵阳援建赤天光学仪器厂,研制生产物理光学仪器。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光、赤光两厂在完成国家生产计划的同时,重点投入光学投影读数系统和激光技术应用研究,相继研发并投产了填补国家空白的投影式第二代光学计量仪器新产品;研制成功国内首台¢800、¢1200大型投影仪,激光三米测长机、20米双频激光工业干涉仪、双频激光比长仪等激光应用装备,研制成功万能光具座,及双光束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等系列光学测试和物理光学仪器,这些产品有八项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有的写入了高等学校教材中延续至今,当时全国高校相关专业的学生以可以到新天实习为荣。

1979年,第一机械工业部批准新添光学仪器厂、赤天光学仪器厂合并组建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组建后,固定资产总值达3770万元,占地31万平方米,拥有主要设备920台,仪器仪表762台,人数达3003人,当年产值达3088.5万元,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民用光学仪器制造企业。

伴随国家产业布局调整,潜望镜生产项目1985年移交海军装备部,公司重点转向发展民用光学仪器,形成了研发、生产和销售8大类、26个系列、200余种精密光学仪器产品生产经营的格局。所生产的产品出口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创立了国内光学仪器技术发展的辉煌,被社会广泛美誉为“高原明珠”,成为当时国家机电部、贵州省和贵阳市的模范企业。

九十年代,企业由于转型不成功,有近10年的经营低谷。2002年,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重组为贵阳新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新天自主研发、自主生产,为中国光学计量仪器的发展做出贡献,也铸就了新天“坚强、认真、执着”的企业精神。公司产品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的铭牌浓缩了新天的骄傲和品牌地位。作为在量值传递领域唯一坚守阵地的国有品牌,新天人开始二次创业,始终信守承诺,保持着一定的市场覆盖率。

新天经过50年的不断进取,研制新产品达149个,获奖项目共有116次,国家级成果奖14项,省市级科学进步奖84项。新天起草或修订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48项,拥有20余项有效国家专利。2011年11月,中国工程院院长率院士团队来到新天,一句“新天是中国的新天”,充分肯定了新天对国家制造基础所作的贡献。

新天人继续秉承“坚强、认真、执着”的企业精神,把“技术领先、品牌驱动”作为长期发展战略,通过开放合作持续提升产品测量精度等级,和国外产品同台竞技,坚守行业保持一席之地。千方百计保持较高比例的研发投入,同时为破解企业人才引入瓶颈,积极“搭平台、抓项目、引外脑”。搭平台促合作,抓项目获支持,借外脑解难题,逐渐实现了新的研发体系的构建。除建有的“省级技术中心”“贵州省光学测量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又建立了“ 光学测量院士工作站”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创新平台。坚持在传统精密光学测量研发方向上继续做“精”,在规模行业在线在位测量研发方向上做“新”, 测量向测控转变发展方向上做“特”,实现了产品精度水平、智能化水平和装备制造业发展的同步提升。

近十年,新天承担国家重大科学仪器设备专项研制任务一项,研制成功国家重点新产品视频测量仪等数十项新产品,实现光学计量(测量)仪器的第五代发展。公司列入贵阳市“十大”高新技术企业,被贵州省命名为制造业信息化突出贡献示范企业,“新天”商标被认定为贵州省著名商标,获得贵州省创新型企业、贵阳市创新型企业、贵州省技术创新示范企业等称号。

 

 

 

新天第一台光、机、电自动化仪器

——光电度盘检查仪诞生记

(新天光电研究员、计量测试专家  胡 清)

 

 

1964年我从北京毕业,被分配到上海光学仪器厂从事计量检测工作。工作中遇到的最大技术难题之一就是度盘精度的检测。度盘是角度计量仪器的基准元件,在它的光学玻璃盘面上刻有360条刻线,线宽微米级,线距1°,刻线的位置精度要求很高。由于没有专用检测设备,检测时,只有拼凑临时装置,采用“常角法”检测。检定员需要用四台显微轮流镜瞄准并读取度盘每条刻线的位置。效率极低,检测一块度盘的360条刻线,需要两个人工作一整天,眼睛也十分疲劳。接下来还要进行计算,采用的是“耶利谢夫法”“霍佛林克法”等十分繁琐的欧洲经典算法,在那没有电脑的年代,需要用机械式手摇计算器摇上将近半天,才能确认度盘是否合格。

1965年国家实施“备战、备荒、为人民”,加速三线建设战略,决定在贵阳筹建新添光学仪器厂(现贵阳新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前身)。作为对口援建单位的上海光学仪器厂把“度盘检查仪”列入援建的《进口关键设备采购清单》。

1966年我作为上海光学仪器厂的八百多内迁员工之一,来到贵阳刚竣工的新添光学仪器厂创业。设备验收时,我在《尚未到货设备清单》上赫然发现了“度盘检查仪,产地---瑞士”。未到货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当时资本主义国家对我国需要的先进技术设备实行贸易“禁运”。党和国家号召各行各业“奋发图强、自力更生”。为了彻底解决度盘检测的“老大难”问题,在我的建议下,厂领导决定自行研制度盘检查仪。

1970年研制工作起步,但厂里大部分技术人员都被下放劳动。当时的生产负责人宋万智果断地把正在车间劳动的技术骨干朱振平抽调上来负责组建项目攻关组,又亲自“点将”朱仲雄参加。朱仲雄在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五年制)毕业,后又留校读研究生直到毕业,这样的高级人才,在那个年代可谓“凤毛麟角”。攻关组的成员还有黄寿龄、戴培森、夏子祥和我(后期参加研制工作的还有邓传祥和吕鼎昌),工作地点设在我工作的计量室。

攻关组在制订设计方案时,摈弃了精度差、效率低的传统检测方法,瞄准了当时国际最先进的自动检测方案。以光电显微镜取代传统的光学显微镜,不再需要用人眼进行观测;采用系统简洁的“比较法”取代繁琐的“常角法”。为了提高检测精度,标准度盘采用五台光电显微镜综合定位,以“多头平差效应”取代经典的“常角平差”,使标准度盘的定位精度提高十倍以上。检测过程采用电机驱动,运行到度盘每一条刻线时,先自动减速、停车,再自动瞄准、自动读数,然后自动启动检测下一刻线。仪器的底座和轴系部分,向昆明机床厂定制。

要研制当时在国际上也属先进技术的光电度盘检查仪可谓困难重重,没有样机可以借鉴,在贵阳又无法查到国外技术资料,科技人员也不敢冒风险研读外文资料。朱振平趁在上海出差的机会,到上海图书馆查阅外文期刊,把有参考价值的论文拍成缩微胶卷带回贵阳,关起门来仔细研究。光电显微镜的研制是项目的关键,光学机械部分和电子线路部分,分别由朱仲雄和朱振平主持设计。为了防止标准度盘污染,其刻线面必须朝下,光电显微镜就不能采用传统的直立光路,我承担了折叠光路的光电显微镜结构设计。光电显微镜的核心部件是“振动子”,由于没有经验,装配后的谐振频率总是达不到要求。经验丰富的仪表工夏子祥老师傅就反复琢磨,巧妙地为振动子增加了调节机构,通过改变弹簧片的张力,解决了谐振频率问题。光电显微镜的瞄准和读数精度远高于普通显微镜,为了解决其精度校准问题,朱仲雄设计了多光束干涉装置,其分辨率可以达到纳米级。

光电度盘检查仪的调试阶段正值特殊时期,攻关组全体成员坚守岗位、埋头工作,不时地讨论着仪器调试遇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由于贵阳市发电厂开工不足导致供电紧张,有一个时期,我厂只能白天停工,职工改上大夜班。我们半夜11点起床上班,第二天早上5点下班,在没有恒温、通风的调试现场,攻关组的同志们仍然精神饱满地坚持调试工作。

 

经过不懈的努力,光电度盘检查仪终于在1974年研制成功,其角度定位精度达到0.5秒,测量过程自动进行,检测一块度盘仅需10分钟。由于该仪器在精度、效率以及核心技术应用方面都达到了当时的国际先进水平,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与我厂其他四个项目一起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光电度盘检查仪不仅解决了我厂度盘检测问题,在二十多年的使用过程中,检测度盘上万块,还多次作为我国同行业质检和评比活动的指定检测设备。研制期间,攻关组还附带解决了我厂线纹尺检测问题,研制了一台光电线纹比长仪。

为研制工作做出重大贡献的朱仲雄同志,后来又完成了双频激光工业干涉仪的研制。由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忘我工作。后为追回失去的时间,加班加点、呕心沥血地始终战斗在科研第一线,终于积劳成疾,身患癌症,四十多岁,就英年早逝。夏子祥老师傅,因年事已高,2019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由于七十年代初期电子线路采用的是半导体分立器件,随着器件的老化,光电度盘检查仪于上世纪末光荣退役。但是新天科技人员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下的刻苦钻研、敢于拼搏、无私奉献、勇攀科技高峰的精神,永远深深地刻写在新天厂史之中,并作为新天人的优良传统,将激励一代又一代新天科技人员勇于创新,为振兴新天和发展祖国光学仪器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干打垒”故事

 

 

在新天公司,“干打垒”这个字眼,包含了老一代新光人的艰辛和奋斗。

初到贵阳,内迁职工面临的条件是及其艰苦的,厂房还没有竣工,宿舍没有造好,电源尚未接通,通讯电缆未架设……,怎么办?自己动手。

    厂里研究决定以1966年2月份南京退伍来厂的复员军人组成的三连为主,自己建造宿舍。三连的82名退伍兵进行了分工,组建了两个泥工班,一个钢筋班,一个预制班,一个木工班。首次攻克的是“干打垒”宿舍,“干打垒”原本是大庆人在荒原上缺乏建筑材料,就地用泥土垒筑的简易住房。当时,由于缺乏砖头(仅有的一点砖是从外地用火车运来的,测算下来一块砖比一斤米还贵),时间又紧,只能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先盖一批“干打垒”宿舍。

    老兵们刨出黄土做土坯,然后又一锹一镐地平整地基,评出一块地基就造一栋楼,几方同时并举。“干打垒”宿舍用砖砌的支柱立起来了,未解决土砖的供应,老兵们群策群力,有人提出焊钢模,用冲床冲出黄泥土砖。这个方法好,说干就干,老兵们轮班挑灯夜战,结果效果很好,终于保证了土砖的供应。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老兵们就建于1536平方米的“干打垒”宿舍。

老兵们军装磨破了、军鞋磨破了、手磨破了,但他们谁也没有怨言,无人提劳动用品、工作服,更无人提出补贴加班费等。有人说他们傻,老兵们心里明白,他们为的是把三线建设尽快搞上去,这是最大的精神安慰,看到职工们住进自己流血流汗建成的宿舍,老兵们又一次享受到了打胜仗的喜悦。

 

 

编辑:综合办公室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底部备案

发布时间:2019-12-17 00:00:00

版权所有◎贵阳市工商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11-2019保留一切权利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贵阳  备案号贵公网安备 52011502000982号  黔ICP备14006909号-3

联系电话:0851-86816271
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贵州金融城1期MIX13栋4楼